唐古信息
新闻详情

线上首诊来了!互联网医疗政策红线被突破?

发表时间:2020-04-26 10:08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印发了一则《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
互联网医疗一直遵循的“线下首诊、线上复诊”政策红线被突破!

微信图片_20200426100935.png

01
线上首诊争议最大,6地区有望率先试点
基于新冠疫情期间我国数字化体系发挥的巨大作用及后期复工复产的形势,更好的推动、引领我国数字化产业的发展,该通知提出要组织数字经济新业态发展政策试点。通知明确指出: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在卫生健康领域探索推进互联网医疗医保首诊制和预约分诊制,开展互联网医疗的医保结算、支付标准、药品网售、分级诊疗、远程会诊、多点执业、家庭医生、线上生态圈接诊等改革试点、实践探索和应用推广
文件中的112个字涉及大健康行业的众多政策灰色区域,可谓石破天惊。尤其是“互联网医疗医保的首诊制”,此前一直被认为是互联网监管政策中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互联网医疗的医保支付落地势必将会对线下公立医院、甚至整个医疗服务体系造成革命性的影响。
另外,文件中提到的与医疗相关的药品网售、分级诊疗、远程会诊、多点执业、家庭医生等改革试点已经在行业中实施,且均为现阶段大健康行业的改革热点。
值得注意的是,政策中也明确提出,众多改革措施的落地是“以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为载体”。原来,去年10月份,国家发改委及网信办出台《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实施方案》,浙江省、河北省(雄安新区)、福建省、广东省、重庆市、四川省等6个省市被认定为“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也就是说,互联网医疗首诊、互联网医疗医保结算等“大尺度”政策有望在这6个地区率先进行试点。
02
互联网医疗发展命途多舛,平衡便捷与安全至关重要
近十多年来,互联网经济在我国蓬勃发展,但是互联网医疗明显落后。
虽然能够带来极大的便捷性,但是互联网医疗的本质依然在于医疗,以强监管来保障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有很强的必要性,而线上与线下监管一致的原则同样是国家的互联网监管法律法规的基本原则。因此,我国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在很长时间内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
但是,由于互联网的虚拟属性,互联网医疗在监管过程中存在监管属地不明、责任主体不清、赔偿能力低等众多现实困难,而行业的发展也确实导致了众多非法行医、处方泛滥等问题。而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式增长模式让互联网医疗的安全问题显得格外重要,先发展、再治理的策略在互联网医疗中显得不合时宜。因此,发展初期的互联网医疗一直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直到2018年,国家卫健委印发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等3份文件,行业的监督开始有法可依,发展也算是被官方认定。
而以上3份文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确规定了互联网医疗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也就是需要“线下首诊、线上复诊”。而合规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也已划定为界: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
考虑到中医的望闻问切以及西医诊断过程中的一系列医学检查均无法通过虚拟的互联网方式实现,线下首诊制被行业人士认为是互联网监管的一条红线。
03
发展线上经济与医疗安全孰轻孰重?这不是一个比大小的题目
但是,现实情况下这条红线的坚守非常困难。
首先,互联网诊疗与医疗相关的咨询在实际情况中没有清晰的界限,而在互联网上的医疗咨询却是国家大力支持的模式。另外,而对于患者来说,首诊证明的造假成本低、代价更是微乎其微,互联网医疗机构的把关更是难以落地。这对互联网诊疗“线下首诊,线上复制”的监管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但是,互联网医疗的便捷性、对医疗资源的充分利用对缓解我国“看病难”的问题无疑能够做出巨大贡献。在本次疫情中,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等线上医疗机构成为众多慢病患者的最优选择,甚至有可能改变其就医理念。有数据说部分互联网平台的诊疗咨询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多倍,处方量增长了近10倍。平安好医生董事长王涛就表示在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的平台访问量总共是17.2亿,新用户的注册量增加了10倍,新用户的问诊量增加了9倍。在数字化经济日新月异的今天,为了监管便利而限制互联网诊疗的发展也似乎过于可惜。
因此,医疗安全与发展医疗的线上经济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从政府部门来看,发改委、网信部等数字化经济的推动者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积极推动互联网医疗,而卫健委等医疗监管部门却本着安全的角度,对此采取谨慎的态度。并且,从文件中“探索推进”的用词来看,该文件的作用可能更多在于引导与呼吁,国家卫健委和医保局才是真正落地的部门。
04
监管体系的健全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行业发展趋势不会改变
新兴业务的发展出现一系列的问题总是难免。可以预见的是,矛盾会一直伴随行业的发展,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无疑是建立健全互联网医疗的监管体系。以现有传统的医疗监管体系为基础,主动融入互联网因素,兼顾安全与行业发展可能是卫健委、医保局等专业的监管部门的当务之急。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互联网医疗从无到有,从民间自发到官方认可,走过的路虽然曲折,方向却一直没变,速度也不慢。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趋势是时代潮流,难以逆转。